見證分享

目錄

<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>閱後分享

何瑞珍

遊必有方

陳家華

 

<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>閱後分享

何瑞珍(Janus)

 

得蒙團契邀請了我分享<Tuesdays With Morrie>(中譯: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)一書的讀後感,真好,因為這本書,無論是中英文本,或是那個電影,我也看了不下於三四次, 所以我一口就答應了。

我的背景是父家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已是在美國生活。我爸爸有七兄弟姊妹,其中我的二伯父更是二次大戰時當過美軍。我從小就喜歡與他聊天,因為覺得他很有人生的經驗,可以在我人生不同的地方提上寶貴的意見。

記得那時我很喜歡坐在他家中的客廳,我會坐在地毯上,就我年少的人生問題發問。他倚靠著落地玻璃窗,我可以看見窗外的馬路。因於伯父居住的區域比較安靜,只有在鄰居上下班時間才見到他們的車駛過,當車使過時,此時門口的一棵樹也會搖擺,但那堅強的樹幹好像不怕風雨一樣,很快就能還原了。這時常使我想起了伯父的個性,雖然常經風浪,但那堅強的心會經得起考驗。我深深覺得伯父真的是個英雄。伯父的教訓,我今天還記得。兒時我很怕一個人在家,也很怕夜間一個人睡覺,伯父與我分享他行軍時的經歷來鼓勵我,告訴若我沒有做任何壊事,那心裡就會平安。我們也談及我的愛情,伯父告訴我不要看重對方是否富有,最重要的是對方有一個「Good Heart」,即一顆善良的心。我跟丈夫結婚後,我帶他去美國一回,也去掃我伯父的墳墓,我墳前大聲的說:「伯伯,我跟著你的話,選了一個不富有的丈夫,但他有個『Good Heart』」。他又告訴我不要害怕嘗試(當然不是惡事),因為若果不嘗試,就不會知道自己的能力。

我成長之後信了基督,我也很希望我的伯父也能接受耶穌為他的救主。但也是被他委婉而客氣的拒絕了。因為他覺得沒有信仰的必要,只要肯努力,便可以了。

幾年前,當我看了<Tuesdays With Morrie>, 看到書中的主角Mitch與他的教授的談話,我想起了我與伯父談天說地的情景。有一點我及Mitch也沒有做到的, 就是沒有在我們的親人臨離世前趕及向他們傳福音。

一九九八年七月,當我在美國中部探望朋友時, 我的家人打電話給我。說在西部的二伯父在家中暈倒了,發現了心臟血管有一個小的泡,但因為他的年紀太大了,所以醫生不會為他作任何的手術,等他的小泡爆裂而自然地去世吧!我不能相信,因為在同年的六月我探望過他,他當時十分健康,還弄了我喜歡食的蛋糕招呼我。翌日大清早我坐飛機往西部,在芝加哥機場轉機時,全候機室只有我一個黃皮膚的人,當時內心不覺孤寂,只希望可以去見伯父,也祈禱希望伯父會好過來。當到達醫院時,見到了清醒而在等待死亡的伯父,他哭了,只說了一句說: Anytime, I will go anytime.」我在病房與伯父單獨相對了差不多兩至三小時,但我總是鼓不起勇氣與他談信仰的問題,連一句「你願意信耶穌為你生命的救主嗎?」 也不敢問。幾天之後,他去世了,我覺得很內疚。

Mitch 在教授臨終時也沒有談過信耶穌一事,不知Mitch有否與我一樣的內疚。但那一刻,我在想,教授及伯父在我的心中也很有屬世的智慧及知識,但也不能戰勝死亡,更可惜他們也沒有把屬天的知識放在心裡,也沒有接受主,那他們在世的一切也是虛空的。

今年的六月,我的外婆病重了,差不多要死了。那次沒勇氣為伯父傳福音的場境又出現了,我告訴自己,今次我定要向外婆傳福音。但是,礙於我健康的問題,不能隨家人回內地去探望她。而她又因為聽覺的問題,我不能用電話向她傳福音。有一個星期六、我哭得很厲害,我求神施恩可憐我這個罪人,我請李傳道,我的朋友,甚致我兄姊的外傭為我及外婆禱告。外傭們更說明天星期天,她們會把我的事帶到她們的教會再為我禱告。

神是聽禱告的神。一個星期後,外婆的情況竟然好過來,而且奇蹟地可以用電話與我傾談。那一次我不再怠慢了,我在電話向她傳福音,她竟然願意相信。我真的不能相信。數星期後她平安地在睡中去世了。

我多謝神,因為衪給了我多一次的機會。記得中學時讀過陶淵明的<歸去來兮>,當中說到:「悟已往之不諫,知來者之可追。實迷途其未遠,覺今是而昨非。」從前我是錯了,但神還會給我機會,只要我真的改過。

希望大家也能如聖經說,忘記背後, 努力向前,向著標桿直跑。

遊必有方

陳家華

      連續三年暑假都到訪丹麥,不過三年的經驗大有不同,第一年以訪問學者身份來商討合作研究,來之前,只在國際會議中認識了哥本哈根商學院的一位德高望重學者,並交談過兩三分鐘。萬事起頭難,自己需要採取主動,例如我先後約見四,五名學者,瞭解他們進行的研究項目,其中一位研究兒童與廣告的學者和我的興趣最為接近,她確實忙,不過她辦事十分有效率,她邀請了我和一位南丹麥大學的學者,以及她的博士研究生及研究助理開了兩次會,我們便把研究項目落實下來,她們正進行對10至12歲少年消費模式及新媒體使用進行調查,之後我在香港亦進行了同樣研究,結果顯示兩個社會的媒介使用非常不同,丹麥兒童較多使用互聯網作為遊戲及娛樂媒介,香港兒童則較多應用互聯網作功課及資訊搜集等用途,丹麥兒童對電視廣告較為不滿,認為其娛樂性不夠豐富,他們亦較多在廣告時段轉台,香港兒童比較滿意廣告,轉台情況亦不普遍。時值暑假,這裡的學者相繼享受個多兩個月的暑假,我則趁這機會,好好撰寫論文,三個星期內,我把兩篇在香港起了頭的論文完成,還做了一套中國兒童「道德與品格」教科書中有關消費的內容分析,丹麥中部Aarhas市商學院邀請我到訪他們學校,很快我們便落實了一個新的研究項目,是有關食品廣告與青少年健康飲食的調查。我在哥本哈根商學院進行了兩場「廣告與兒童」及「中國廣告發展」的演講,結果引來暑期大學總監的賞識,並邀請我翌年暑期任教。

      2006年,我把9歲的兒子達山帶來,5個星期的課程中,安排了兒子參加兩星期的暑期班,最後一個星期丈夫鵬漢放暑假,可以來丹麥會合,幫忙帶孩子,其餘時間,得到一位丹麥教會的女士幫忙,在我上課的日子陪伴孩子四出遊玩,這一年過得最繁忙緊湊。每天早上要準時預備好兩人的早餐及午餐,把孩子送到巴士站,我任教的科目是「兒童與廣告」及「針對青少年的市場營銷策略」,兩科均是新科目,不用上課的日子,要準備課程及習作,陪孩子到圖書館借書、借影碟,到海灘、泳池、公園玩,還要花心思弄孩子喜歡吃的晚餐,薄餅、雞批、芝士餅、蘋果批......等,孩子的好同學一家來探望我們,和我們一起小住數天,他們三個男孩子相處愉快,一起看世界杯總決賽至凌晨一時,分別時難捨難離。我知道鵬漢一直支持我的工作,但這一年,我體會到山兒對我的支持,晚上開教職員會議,或是我參加課外的學術講座,兒子在手提電腦上看影碟,吃吃薯片,沒有什麼吵鬧,有一次幫忙帶孩子的女士忘了調較鬧鐘,要遲兩個多小時才來接孩子,我們便實行應變計劃,孩子跟著我到課室,我教學,他在一旁看書。孩子對新事物感興趣,容易適應,這些都給予我很多方便。

      2007年,我隻身來任教同樣課程,由於有了去年的經驗和教材,教學方面更為得心應手,學生對這科目很感興趣,由於學生來自十多個不同國家,有很好的交流平台,他們帶了本國的兒童及青少年廣告及媒介來討論和分析,並辯論向兒童營銷的德道規範,對我來說,真是教學相長,擴展視野。生活方面,對丹麥的公共交通、城市面貌、購物作息等相對較為熟悉,外出不需要看地圖亦大概得以辨別方向,而且孩子在香港,個人自由度更大,星期一至四上課及工作,晚上看書、看電影,星期五、六外出遊玩。本應盡情享受,但事與願違,心情較前兩年更感寂寞,儘管鵬漢每日致電交談半小時,但間中仍會感到什麼也提不起勁的苦悶。當鵬漢致電訴說記掛之情時,更會感到憐惜及心痛。

      教會生活是我的支持,每星期日,在神的殿中和弟兄姊妹一起敬拜,守主餐(每主日均有)、禱告、黙想,會後一起交談,認識新朋友,這都是旅途中令人欣喜的地方。丹麥是先進國家,治安自然不成問題,不過單身出入,或是帶著孩子,一切均以安全為上,今年住在火車站旁的紅燈區,入夜之後街上很多醉酒漢及遊盪的單身女士,因此儘量早歸,並常常倚靠上主的保守及同在。

      傳道書中認為人能努力工作,享受工作的成果,敬畏上帝生活,是上主給我們的祝福。我熱愛我的工作,不斷拓展新的合作伙伴及新的研究項目,還學習新的興趣,受到丹麥人熱愛戶外活動的影響,今年在港完成了獨木舟三星級課程,可以在哥本哈根的海港及運河一試身手,感謝上主給我豐富的恩典及機會。